咨询热线:024-52996643
热烈庆祝抚顺石化总医院改版成功!
您当前位置:首页-健康教育—健康教育
情绪稳定不等于无自杀风险
发布时间:2017/4/12

5.jpg

      今年的4月7日是第68个世界卫生日,主题是“关注抑郁症”。根据世卫组织的最新估计,目前有3亿多人罹患抑郁症,从2005年~2015年增加了18%以上。抑郁症不仅高发,且容易复发,严重时还可能引起自杀,因而引起医学界的重视和社会公众的关注。

      案例一:看似抑郁症痊愈的她,却选择了自杀。某单位人事部门的领导,心理学专业出身,由于工作繁忙、长期加班,无时间陪伴自己的女儿,忽视了女儿的心理健康,结果女儿在初三时,由于中考压力罹患抑郁症。女孩患病后,家人才密切陪伴她,并带她上医院看了医生。女孩用药后,睡眠改善,情绪稳定。父母都以为女儿痊愈了,就放松了警惕。有一天晚上,晚饭后,女孩说要到卧室看书,结果,竟然从窗户跳下。直到楼下有人大喊,父母才发现可怕的灾难。从此以后,夫妻两人每天以泪洗面。两人怎么也走不出女儿自杀的阴影,两年后终于离异,以此回避女儿去世的事实。

      案例二:一位武警女干部,个子清瘦,齐耳短发,圆脸,有浅浅的酒窝。抑郁症入院,因为年龄与医生相仿,医生对她尤其关注。治疗一段时间后,她已经病情稳定,符合出院指标,医院给安排了出院。但就在出院前一天晚上,她用护士还给她的小镜子在被窝里割腕自杀了。

      现有治疗模式注重药物治疗,而忽视心理因素和人际因素。这两起自杀个案说明的就是,抑郁症自杀风险不会因为情绪稳定就消除了。目前,有几种进口的抗抑郁的药物使用说明中,写着会增加自杀风险的提醒,这也导致很多医生和患者家属不能理解,也不敢使用。

      那么,为什么一些抑郁症患者在看似痊愈了的时候却自杀了呢?在专家看来,这可能与抑郁症本身的疾病原因,以及目前对于该病的治疗方案有关。抑郁症不是纯粹的大脑神经递质(如五羟色胺、多巴胺、去甲肾上腺素等)失衡的功能性神经系统疾病,也不是简单的思想意识狭隘或认知歪曲(如非黑即白、以偏概全、过度引申等),也不是单纯的人际关系问题(如社会应激、人际创伤、生活压力),而是生物-心理-社会多重因素所致的复杂问题。但是,在现有的医疗模式的治疗过程中,医生往往注重药物治疗,而忽视心理因素和人际因素,特别是会在患者情绪稳定的时候,以为药物有效了,而忽视了心理反应模式的变化。

      为何抗抑郁药物会有效呢?这是因为药物可以打断恶性循环中的生理环节。然而,这一环节并不是最关键的环节,关键的环节是认知-情感-行为三者之间的互动融合。所以,对抑郁症患者,往往需要在药物治疗基础上,进行认知行为治疗等心理治疗。认知行为治疗有效,是因为可以改变歪曲的认知模式和行为反应模式;人际治疗有效,是因为可以改变情绪反应模式。但是,这些改变常常是短暂的,往往过一段时间,抑郁情绪又死灰复燃。所以,我们看到一些抑郁症患者在好转后,往往没过多久又病情复发化。药物治疗也好,认知行为治疗也好,有时难以收到预期的效果,究其原因,是因为在这种治疗模式中缺少患者的自我监控。所谓自我监控,就是患者增加对自我内心歪曲认知的觉察,以及情绪反应模式和行为反应模式的觉察,不再按照自动反应模式来反应,而是按照自己愿望和梦想来选择行动。

     如何增强自我觉察呢?目前最好的训练就是正念(mindfulness)训练。当我们能够觉察自己内心世界的自动化反应模式的时候,就可以有意识地改变原有的反应模式。比如,当我们在读一篇文章的时候,可以在此暂停一下,觉察一下自己头脑里有何想法?此刻的情绪状态如何?身体有何反应?有何冲动?“吾日三省吾身”(《论语》)、“知止而后有定,定而后能静,静而后能安,安而后能虑,虑而后能得”(《大学》)等诸多经典名句都是在描述自我觉察内在世界的状态。这些其实都是正念,即“专注于当下,不做评价。”

     其实,只要我们像科学家一般,用我们每个人都有的觉察力,客观地观察内心世界的变化,就可以更好自我觉察。通过这样的训练,我们会发现,想法和念头在变化,情绪在变化,生理反应也在变化,记忆行为也在变化,一切都在变化中。我们也会认识到自己的想法不是客观事实,从而打断想法-情绪-行为-生理之间的融合状态,并根据环境要求和内心的价值追求选择做出自己的适当行为。这就是抑郁症和各类心理问题的解决之道,这样才能升级我们的大脑和意识功能——不再是反应性大脑,而是觉察与选择的大脑。